叶粉,叶的脑残粉
 
 

fdu

为了她来到这座城市,三年的等待变成四年。
只有十个月了,唯一的机会了啊。
别放弃啊。
把能卸载的都卸载了。
希望我能见到她吧。

 
26 Sep 2017

8.15


晚上大雨,四山声作浪涛翻,霁光伏瓦碧参差。雨后,蝉像上了发条一样无休止,风倒是轻缓的,携着飒飒秋声。月寒日暖,可煎人寿,可浮人心。是是是,再怎么讲,another day。

 
15 Aug 2017

叶叶真的太帅了!!!我能爱他一辈子!!!又看了一遍原著,我叶真的太温柔了啊,温柔又强大…………他怎么这么好啊……暴风哭泣………

 
06 Aug 2017

某王叶圈的太太吃相真的是恶心,不吐不快。自己写的是个什么玩意儿,ooc的可怕,风骨无存。可笑的是还被粉丝称撑起了王叶的大半片江山。还动不动就自称为小仙女要抱抱。二次元圈还把自己真人当头像的是个什么心态?还动不动就冒脏话,啧啧。

 
18 Jul 2017

守得本心见月明

大概是高中毕业前最后一篇征文……

2016.11.12


理想主义,是表示耐性较好的意思。历史长河将这几个字冲刷得发亮,它的罅隙里填满了理想主义细碎的光辉。明月在天,大江东去,那点光辉竟也会后浪推前浪成了南柯一梦。

以前认为理想主义是乌托邦的代名词,带着层海子讲的“活在这珍贵的人间,太阳强烈,水波温柔”的舒缓色彩。但事与愿违,活在井底的蛙坐井观天不是最可悲的,更为惨不忍睹的反而是空有一腔热血和千丈豪情,拼尽全力去做却始终少那么一点运气和天赋的实干家。

这认知在我听到老杨的经历后更为清晰,也就显得更为残酷。他在人烟阜盛的大街上曾占有一隅,象征性的挂着几个字“老杨酥饼”。熟人劝他...

21 Jan 2017

谈DG

写给学校招生(?)的文章,被老师讲“过于犀利”,同学听到这话笑死了,说写学校还能犀利吗?名字隐去了()

人嘛,总得变相地,千方百计地夸自己出身好,得尽往自己脸上贴金。但兜来转去,其实更多的是出于对这个背景的感情,无论是名山大川还是野丘孤水,日子一长就生了情。

DG小吗?小。但想得到的到底还是都有了。夏有蝉虫乱鸣,秋有金桂飘香;晴日里浩淼蓝天衬绿地,雨天中半片操场半片海。钟秀楼新一点,茕茕独立在另一侧,是个涉世未深的孩童,离篮球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。楼的顶上两层当得起“高处不胜寒”,艳阳天姑且不提,要碰上了无情的风和无情的雨,到走廊里心里就是一哆嗦,透心凉心飞扬。等到搬入高远楼,楼后面的树虬枝接叶,如...

17 Oct 2016

以梦为马

以梦为马

2015.9.17


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美国像泛动着泡沫的一滩沼泽,皮囊外端的是战火连天,内里偏偏就是一派锦绣盛景:灯红酒绿能筑起夜夜夜夜的孤枕难眠,杯觥交错间俨然字正腔圆的正派。叙事者尼克无意间闯入大富翁盖茨比的生活,就像是盖茨比说巧不巧碰到了黛西,奈何人生总是前浪推后浪,尼克在成堆的叙述中碎片般拼凑出盖茨比整个人。

他钟情于少年参军时遇见的女孩——黛西。他将她视作心头上的一捧血,脑海里唯一的缪斯。他为了那些青年时的美好回忆,凭着年少轻狂的热血,竭尽所能挤进了美国的上层社会。从此夜夜笙歌,海风肆无忌惮地吹,灯光漫无目的地泛滥,舞会间衣香鬓影,鼓点的铿锵作响敲碎...

17 Oct 2016

与岁月和解

补档

2016.3.20

一个碎碎念:

这两天状态不对,整个人提不起劲,什么事情都很有压力。家庭因素是很大一原因。

这篇没获奖,得了个安慰。妈的,那种酸酸的新概念式作文都能获奖,我怎么就只这么点呢。


我外公像块干巴巴的海绵,又像块成天暴曝在烈日下的木头,整个人黑中泛着点黄,但又是老年人特有的那种黄,经年累月沉在他骨子里,令他由内而外散发着沉郁和严肃,像他杯子内壁洗不掉的也无意去洗的茶垢。

他的顽固像古时锁住琵琶骨的刑具,根深蒂固的在他身上攒蹙累积,还没法除去——除去刑具,可不就得四肢无力七窍流血,于是他放任自然,我也不好指出,连背后议论也是鲜少的。

我总觉得他感情匮乏,冷...

17 Jul 2016

有点惶恐,刚一个不小心外链到了微信朋友圈!删是删掉了但是好烦!

 
01 May 2016
1 2 3 4
© 智齿与玫瑰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