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粉,叶的脑残粉

© 智齿与玫瑰
Powered by LOFTER

3.30

被酒浸过的悲伤一路向东,越过山翻过峡谷,被沾着流光的月色悄悄拈上。周身清亮亮,时而有寒光,像琐碎的民谣。但良药苦口,好酒刺喉,那点微不足道的伤感在荆棘丛里灰头苦脸,被一而再挫伤,往绝望的峭壁倾斜,默默祈祷开出慈眉善目佛像前独享三千繁华的灯花。可以,你说还是要往前,按照你的理想,应该决绝的如同神祗数千年前分海,走出洞穴,路过利维坦,去往理想国。好听的话皆如出一辙,空泛且煽情。……为天地立心……开天下之太平……“是美丽的废话啊!”但仍然,某些情感披荆斩棘过陈词滥调,露出尖尖角,如同暴晒后融化的蜂蜡翅膀,疾虚妄,好大喜功,贪图一时一秒的自我膨胀,却仍然带有某种覆水沉舟的决绝。“如果海洋注定决堤,就让...

隨手記幾個喜歡的葉受向作者


喻葉:
小白糖(白糖女神寫的真是好啊,不花裡胡哨但就是很動人)
均衡飲食(文風恍若烹小鮮,字句精緻,有一段時間很崇尚這類文風,看著累,但是煲在心頭如雜花生樹)
歡五衰
奉旨摸魚(這兩位一起說吧,前段時間浮舟合誌才了解,驚鴻一瞥但印象實為深刻。非常喜歡《遇龍》和《水上情死》。但對後者還是對於設定稍稍有些不滿(我真是個事兒逼,空有腦洞,哎,閉嘴了))
美酒如刀(這位產量太少了,唉,真希望喜歡的作者每日都寫啊)
宴(彷彿不怎麼寫了⋯)
歡歡(新進發現的!超喜歡!有種很淡而入味的感覺)

韓葉:
江潮(江潮老師斷句十分有特點,利落乾脆,珠圓玉潤。觀感也是。不得不說,她筆下的冷淡葉太迷人了(。))

周葉:
蜂蜜柚子茶(《有狐》...

複習摸魚,前陣子的

8.15


晚上大雨,四山声作浪涛翻,霁光伏瓦碧参差。雨后,蝉像上了发条一样无休止,风倒是轻缓的,携着飒飒秋声。月寒日暖,可煎人寿,可浮人心。是是是,再怎么讲,another day。

叶叶真的太帅了!!!我能爱他一辈子!!!又看了一遍原著,我叶真的太温柔了啊,温柔又强大…………他怎么这么好啊……暴风哭泣………

某王叶圈的太太吃相真的是恶心,不吐不快。自己写的是个什么玩意儿,ooc的可怕,风骨无存。可笑的是还被粉丝称撑起了王叶的大半片江山。还动不动就自称为小仙女要抱抱。二次元圈还把自己真人当头像的是个什么心态?还动不动就冒脏话,啧啧。

守得本心见月明

大概是高中毕业前最后一篇征文……

2016.11.12


理想主义,是表示耐性较好的意思。历史长河将这几个字冲刷得发亮,它的罅隙里填满了理想主义细碎的光辉。明月在天,大江东去,那点光辉竟也会后浪推前浪成了南柯一梦。

以前认为理想主义是乌托邦的代名词,带着层海子讲的“活在这珍贵的人间,太阳强烈,水波温柔”的舒缓色彩。但事与愿违,活在井底的蛙坐井观天不是最可悲的,更为惨不忍睹的反而是空有一腔热血和千丈豪情,拼尽全力去做却始终少那么一点运气和天赋的实干家。

这认知在我听到老杨的经历后更为清晰,也就显得更为残酷。他在人烟阜盛的大街上曾占有一隅,象征性的挂着几个字“老杨酥饼”。熟人劝他...

谈DG

写给学校招生(?)的文章,被老师讲“过于犀利”,同学听到这话笑死了,说写学校还能犀利吗?名字隐去了()

人嘛,总得变相地,千方百计地夸自己出身好,得尽往自己脸上贴金。但兜来转去,其实更多的是出于对这个背景的感情,无论是名山大川还是野丘孤水,日子一长就生了情。

DG小吗?小。但想得到的到底还是都有了。夏有蝉虫乱鸣,秋有金桂飘香;晴日里浩淼蓝天衬绿地,雨天中半片操场半片海。钟秀楼新一点,茕茕独立在另一侧,是个涉世未深的孩童,离篮球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。楼的顶上两层当得起“高处不胜寒”,艳阳天姑且不提,要碰上了无情的风和无情的雨,到走廊里心里就是一哆嗦,透心凉心飞扬。等到搬入高远楼,楼后面的树虬枝接叶,如...

以梦为马

以梦为马

2015.9.17


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美国像泛动着泡沫的一滩沼泽,皮囊外端的是战火连天,内里偏偏就是一派锦绣盛景:灯红酒绿能筑起夜夜夜夜的孤枕难眠,杯觥交错间俨然字正腔圆的正派。叙事者尼克无意间闯入大富翁盖茨比的生活,就像是盖茨比说巧不巧碰到了黛西,奈何人生总是前浪推后浪,尼克在成堆的叙述中碎片般拼凑出盖茨比整个人。

他钟情于少年参军时遇见的女孩——黛西。他将她视作心头上的一捧血,脑海里唯一的缪斯。他为了那些青年时的美好回忆,凭着年少轻狂的热血,竭尽所能挤进了美国的上层社会。从此夜夜笙歌,海风肆无忌惮地吹,灯光漫无目的地泛滥,舞会间衣香鬓影,鼓点的铿锵作响敲碎...

1/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