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粉,叶的脑残粉

© 智齿与玫瑰
Powered by LOFTER

3.30

被酒浸过的悲伤一路向东,越过山翻过峡谷,被沾着流光的月色悄悄拈上。周身清亮亮,时而有寒光,像琐碎的民谣。但良药苦口,好酒刺喉,那点微不足道的伤感在荆棘丛里灰头苦脸,被一而再挫伤,往绝望的峭壁倾斜,默默祈祷开出慈眉善目佛像前独享三千繁华的灯花。可以,你说还是要往前,按照你的理想,应该决绝的如同神祗数千年前分海,走出洞穴,路过利维坦,去往理想国。好听的话皆如出一辙,空泛且煽情。……为天地立心……开天下之太平……“是美丽的废话啊!”但仍然,某些情感披荆斩棘过陈词滥调,露出尖尖角,如同暴晒后融化的蜂蜡翅膀,疾虚妄,好大喜功,贪图一时一秒的自我膨胀,却仍然带有某种覆水沉舟的决绝。“如果海洋注定决堤,就让所有苦水流入我的心中。”


评论
热度 ( 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