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粉,叶的脑残粉

© 智齿与玫瑰
Powered by LOFTER

暴食的饥饿

暴食的饥饿

   

 

 

 

 

有时候我想我这个人大概是毁了,别人冷眼旁观说小屁孩哪来这么多忧伤,七弯八拐的满眼扯淡看不起。其实我都看不起我自己。考试前面几天,我忽然反应过来,就是那种守得云开见日明的大彻大悟,说来我平时根本不信狗屁星座,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看报纸上风靡专栏,哦它信服地说天蝎座这个星期胃不好。胃?一直不好,那个星期疼得云里雾里翻来倒去愣是把我的胃修炼成了废铜烂铁。其实那是后话。反正就是在那么一刹那,我忽然知道自己这个人怎么长,我屌,这我知道,二零一二兜兜转转没剩下什么,年终总结我肯定大笔一挥毫不犹豫地写上个屌字,但我觉得这普遍的品质在我这里硬生生就有了点不好的意味。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,反正我觉得我自卑。

一方面因为周围长得漂亮的妹子太多,有一朋友貌美如花,是真像一朵娇滴滴的花,没贬义,不管是谁即使是三大公七大婆都会说,啊这孩子长得真好看。天知道这世界有多不公平,貌美还多金,每天叼着五块钱的进口牛奶吸两口,转身投向垃圾桶到底是潇潇洒洒。她最近还喜欢上高一届的学长,整天谁谁的在那里叫。又不能说她不好,她有哪点能值得说三道四的呢。别人看看笑笑,其实我也笑笑,只是还带了那么一点羡慕的成分,哦操,有钱人(主要长得漂亮)了不起啊。另外一方面又扯来扯去,我下一秒可能就会把这些东西删个精光,我每次都在下一秒嘲笑自己,你竟然做出这种事哦你个傻逼。这时候不得不提到我的胃,我常觉得我的胃长得和学校里的不同,实是同根生,但我总是在家里煎得太急,很大原因是缘于我在学校里只扒两口饭,肉不碰只吃菜,在同学风一样跑去小卖部吃泡面的时候我冷眼旁观,是不想吃,也是吃不下。我都不知道为什么,低血糖头昏脑涨我也安之若素,但在家里我就截然不同背道而驰,吃得,不是我说,是真的想吐,一天吃的比一个星期吃得还多。

占比重很大的主要就是我生性,或者我妈说是隔代遗传了那么一点,我外公的刻薄。前段时间如饥似渴地读书也有点关系,我有时候稍微后悔我为什么不生在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家庭,家境次要,甚至我也不屑一顾。主要是父母的问题,现在想到这一点我觉得我又绕到了一个死圈,背景不就决定了父母。昨日上街碰到两个同级同学,提起去美国游学这件事两眼放光还甚至带了那么点不好意思,我妈叫我去啊我自己还不想去。我利索地接上一句我连美国在哪里都不知道。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气氛不对,所幸这时A救了我一句说她也不知道。我打个哈哈过去。十有八九这该死的屌丝形象就镌刻在那里。我终究还是羡慕我班主任比我大一级的女儿的,即使我班主任在同学心中印象不算太好,但我还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她。倘若我父母里有一个两个是精神贵族,好像我现在也不大会发展到现在这样。现在怎样?

下午考试成绩出来,指不定死成个什么样。理科始终是我最大的问题,估计语文也会给我个虎视眈眈的下马威。我真愿意用我这些愤世嫉俗不顺畅的思想换我一个理科的脑子,或者用我今后的努力。昨天晚上翻来覆去,很多东西交杂在一起时光就溜得快,我迷迷糊糊睡了六个小时挣扎着爬起,又在暴饮暴食和刷微博中过了日子。拖延是死穴,好歹前面给了我一个寒假去慢慢挽回。我都害怕说空话,但总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畅想一下哪怕并不实际的将来。不然我也太悲哀。

昨日给同学写评语,写着写着有个比喻忽然就冒了出来。你就像个挂在灯上的月亮。太遥远了啊你。

评论 ( 19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