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粉,叶的脑残粉

© 智齿与玫瑰
Powered by LOFTER

vocabulary(3/完结)

Vocabulary

现在想想火神当真拉得下脸面,堂堂富家子弟从此沦落街头,陪着个小混混走山闯水不算游刃有余,谁让他低得下腰,又怎奈他五十步硬生生撑足了百步笑傲江湖。这以后两人长期喝得烂醉,把青春挥霍得烂醉如泥,半夜两三点钟的月亮,浑浊得像眼球上干巴巴糊着一层,他们毫不在意,权当小菜一气呵成个长虹贯日,得,不醉不归。凌晨摇摇摆摆,懵懵懂懂撞入个大杂烩,崭新的皮革,发酵的垃圾,携着青草顺带小炒,噼里啪啦当头浇下。他吸一口迷迷糊糊说味道真好,另一个人附和得天涯海角,要是加点盐巴和酱油,更是响当当的好。这时一队人袅袅婷婷走过,身上迷彩服愣是扭出个群魔乱舞,媚眼没成丝只能吃一堑,电波摔了个狗啃泥谈不得长一智。姑娘们吃力不讨好,桃井其实也在其中训练不过她没看到畏畏缩缩的两个醉汉,后来她问青峰,火神嬉皮笑脸说我以为你们都是酒瓶子,啊是我们。


醉生梦死间青峰笑嘻嘻谈起自己入行的原因,他说那时候我挺想出国的,找个学位让家里人都吃得好穿得暖。“后来发现那都是个屁,”他扔了花生米又瞟了眼暗沉沉的天空,流星落入他嘴巴,噎个正着,“咳,就像我爸给我个金屋银屋也好,还是干脆给我留下什么十八年的女儿红,都是亲爹,没啥区别。”火神默然,他爹依旧健在所以他始终不知道先天差距到底多大,到底还是要低层的猴子仰望上层的屁股。“你当得也不错。”他小心翼翼撕开青峰心头上那片草。“是不错。”青峰醉了,一个火神两个火神许多个火神,他想他心里满满溢出了他,“后来也就这么勉强凑合着。”结果青峰辞职辞得坚决,愣是把赤司唬得天旋地转,他也在火神心上烧出了个洞,大概意思就是要不你随我,不是夫唱妇随的那种。


火神傻愣愣地跟着他辞了职,顺带冻结他其实不算多的银行账户。赤司面无表情下一秒转账得干净利落,权当充公。其实他是想体验体验青峰所说的穷苦生活,事实上也就那么凑合着过,今天青菜炒面明天白菜煮面后天是个遥远的名词,过了就这么两天再说,也许后天可以去开个荤。但青峰说他小时候一个月才吃上点肉渣渣。火神还是有点惋惜地想人总要看着未来,他扯了面子陪他过也就算了,好端端单手拼出来的天地最好不要舍弃,青峰太爱牛角尖,一不留神成了待宰的绵羊嗷嗷待哺,嘿克拉丽丝。


火神的好在于他弯得下腰,青峰的好处就是一踹踹到底还免了费。青峰想都没想在那天说出有个女人在我房里,对就是你回来那天,怎么样我的谎撒得多么完美无缺恰到好处,当然他没说其实他辗转难眠了一晚上,没必要让高高在上的火神跟我一起受苦,该是他的还是他的,从此一刀两断泾渭分明。独木桥看不起阳关道,乡村质朴的闪电瞧不上都市的形形色色。


“你忘了我们以前那些数着毛票痴想着大房子的日子么。”


“你忘了我们吃五块钱大碗炸酱面的那家餐馆么,你偏偏不爱葱。”


“你忘了我们做那活时赚的钱一起精打细算,买本杂志也要翻到修修补补么。”


青峰想了半天,“你记得真清楚,但是你过不惯,我知道。”





尾声


青峰后来就不甘心,他心里有点动摇,小混混之类的词语他早就发现那只是他自找的死路一条,那条路冲到了底才发现尽头只是年少无知,江湖更险恶,枪林弹雨冲过来倒了一大片。火神被连累,也是个见证。反正他没啥后悔,凭他那点无可言状的自信轻轻松松断言火神也如是。要是重头再来,还是这样,谁没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过去,只是他差点就认为他们之间真的就有天长地久那么远,这一隔就隔了个天涯海角。不过好歹有个想穿的结局,反正青峰想他想了穿。


于是他索性在那家便利店里找了份零工干干,杀人舔血自己也过得不舒畅,其实业绩还算不错,除了现在有位客人买了毛巾又大发雷霆地摔到地板。青峰看看那块毛巾,一本正经地说被猫舔过。这时有人顶着一头红毛走过来也一本正经地说我作证。青峰抬起头没啥脾气看着火神,后者笑笑说我就是啊。


“我后来一直想,想到现在。”青峰竖起耳朵听下文,其实他心里不算好受但死撑面子不说。


太好高骛远就不去追了,太愤世嫉俗就不去想了,太安于现状就不去过了。


“你想穿了?”火神瞪着眼睛,“我本来想,要不我还是像以前一样拉下脸皮跟你一起干?去哪我都愿意。也不能那样说,我是自愿,没人逼我。”稍微有那么一点侥幸的成分,那天之后他有意无意问起赤司那笔钱的下场,赤司极其无辜地解释早就混在了水泥钢筋中成了福利院的地基,还意外牢固,也有意无意补上一句,别想要回来了,这是笔吃力不讨好的生意。


“没。”青峰摇摇头,笑了笑,“没啥说的。”



All Fin


没啥说的,我也要现充起来。
她太远,我只能慢慢地追。至少现在还是个天涯海角的存在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 )